壯士斷腕護航綠色發展 湖北 生態大省大擔當

摘 要

“說舍得是故意擺高姿態,但保護長江,不能只算企業效益賬。”看著一個個龐大的化工裝置倒下,湖北宜昌田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李先榮擦了擦眼角。在長江邊度過47個年頭且正在

“說舍得是故意擺高姿態,但保護長江,不能只算企業效益賬。”看著一個個龐大的化工裝置倒下,湖北宜昌田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李先榮擦了擦眼角。在長江邊度過47個年頭且正在盈利的工廠走到了謝幕時刻。


去年以來,三峽工程所在地宜昌向“化工圍江”宣戰,決定3年關停搬遷134家化工企業,實現沿長江1公里范圍化工裝置“清零”,目前已關停田田化工等25家企業。


憑借豐富的磷礦等資源,化工成為宜昌的當家產業:產值約占全市工業的1/3、全省石化產業的1/3。為了綠色發展這個大局,必須壯士斷腕,當然也帶來陣痛——去年全市固定資產投資和地方財政總收入雙雙下降超過10%。


自我革命護航綠色發展的不止宜昌。沿江而行,湖北全面推進沿江1公里內化工企業關停搬遷。此外,全省取締關閉造紙、制革、印染等行業污染企業千余家,取締長江干線各類碼頭1098個,騰退岸線143公里,復綠面積565萬平方米,拆除圍網養殖120多萬畝……


“湖北是長江徑流里程最長的省份,我們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重要戰略思想,努力探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子。”湖北省委主要負責同志表示,要立下規矩,劃定紅線,以壯士斷腕、鐵腕治江的決心,抓好生態修復和環境保護。


用好“指揮棒”


  ——必須把保護放在優先位置


“對有關企業未建治污設施即投入生產問題置若罔聞,甚至暗中支持企業違法生產,導致環保部門停產決定長期得不到落實……”4月2日,湖北省委和省政府通報黃岡市羅田縣經濟開發區環境污染問題查處問責情況,時任黃岡市常務副市長,羅田縣委書記等多名領導干部被問責。


對以犧牲環境換取一時經濟增長的傳統套路,湖北高舉新發展理念“綠色指揮棒”,當頭棒喝。3月29日,湖北省通報中央環保督察移交問題的追責情況,包括26名廳級干部在內的221名責任人被問責,創下湖北“史上最嚴環保問責”紀錄。此前,湖北省發改委等部門聯合發布2016年全省生態文明建設年度評價結果,首次對各市州綠色發展指數和公眾滿意程度實行公開排名。


“生態環境是面向未來的最大競爭力,必須穿‘新鞋’,走‘綠道’,用環境治理留住綠水青山,用綠色發展贏得金山銀山。”湖北省政府主要負責同志說。在發展“指揮棒”上,湖北加快向全面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轉變,將生態保護等列入考評核心指標,引導各地各部門正確處理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


“在面臨生態環保這個突出短板的嚴峻考驗時,必須把保護放在優先位置!”宜昌市委主要負責同志說,“宜昌堅持鐵心、鐵面、鐵腕、鐵紀、鐵痕,建立嚴密嚴厲嚴格責任體系,保護長江生態安全。”去年以來,宜昌實行生態環保責任清單,將生態文明建設、環保工作納入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履職盡責測評的重要內容,嚴格執行環境保護“一票否決”制。


層層傳導責任和壓力,宜昌許多干部感慨,如今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都是必答題而非選擇題——“過去,有些地方環境問題突出,但一年到頭很少研究環境保護工作。如今縣、鄉黨委、政府每月至少研究一次環保工作。”


善用“慢思維”


  ——今天的發展不能成為明天的包袱


長江、漢江交匯處的武漢南岸嘴,位置得天獨厚,堪稱“城市之心”。自2000年動遷至今,30余種開發設想曾放置武漢市領導案頭,卻始終沒有落筆——“一時看不透,寧可不動,避免造成建設性的破壞!”


長江沿岸是武漢的發展寶地,武漢市委明確提出,科學規劃岸線資源“保留區”,劃定沿江兩岸用地控制區域,未來50年到100年不能開發。


長江大保護,既要有“快思維”,也要有“慢思維”。對科學利用水資源、優化產業布局、統籌港口岸線資源和安排一些重大投資項目,湖北堅持規劃“留白”理念,從長計議,決不讓今天的發展成為明天的包袱。


湖北在沿江省市率先編制實施長江經濟帶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總體規劃,從源頭上立起生態優先的規矩。全省約1/4的國土面積納入生態保護紅線管理,長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線1公里內嚴禁新建重化工及造紙行業項目,長江沿岸嚴控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項目。


黃梅小池濱江新區一個投資70多億元的大型化工項目,就被卡在紅線之外了。“黃梅一年的GDP還不到200億元,70多億元的大項目黃了,確實讓一些當地干部感到心疼。”縣委書記馬艷舟說,“但目光必須放長遠,不能老盯著眼皮子底下這點財政收入。”曾是當地產業支柱的世邦化工等5家化工企業被關停退園,政府為此拿出拆遷費用6000萬元,遠超幾家企業當年的納稅總額。


堅持“有所為是發展,有所不為也是發展”,湖北嚴格落實資源利用上線、環境質量底線、生態保護紅線和環境準入負面清單“三線一單”硬約束,全省各級環保部門去年拒批100多個項目。


過好“緊日子”


  ——實現大保護下的高質量發展


關停拆除田田化工,李先榮很糾結:企業效益穩定,年利稅數千萬元,暫無近憂,但確需遠慮。離長江只有100余米,生產工藝也比較傳統,“我們不主動淘汰自己,最后市場也會淘汰我們。”


脫舊換新不能再等。“到4月底,這里的生產裝置全部拆完。”李先榮說,田田化工的產能置換給母公司湖北三寧化工。目前,投資100億元的三寧化工年產60萬噸乙二醇循環產業項目,已進入廠區基建階段。


在生態環境容量上過“緊日子”,倒逼湖北各地堅持減法、加法一起做,加速產業騰籠換鳥,努力實現大保護下的高質量發展。


上游宜昌磷礦開采計劃從1400萬噸壓減到1000萬噸,下游黃石率先在全省實現煤炭生產企業全域清零;荊州長湖退垸5.4萬畝,鄂州梁子湖區500平方公里全面退出一般工業……去產能,不含糊,力保產業發展與有限的環境容量和承載力相適應,全省單位GDP能耗去年下降4.5%。


不破不立。宜昌設立1億元市級專項資金,并引進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和一流化工專家團隊打造高水平精細化工園區,力促化工產業邁向高端化、循環化、綠色化。去年,全市化工產值占工業比重下降10個百分點,但精細化工占化工產值比重卻提高了7.1個百分點。


各展所長,新經濟正跑出加速度。武漢光谷加速崛起“芯片—顯示—智能終端”產業集群,襄陽新能源汽車研發、實驗、檢測基地建設快馬加鞭……如今,湖北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研發經費支出額、技術合同交易額、電子商務交易額等均居中部第一,高新技術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26%左右。


打好“組合拳”


  ——非常之舉治山治水治企治人


清理水源地安全隱患過程中,黃石遇到不少麻煩。長年“盤踞”著碼頭泊位、駕校、廠房、工業企業,環境隱患突出。


黃石成立了專項整治指揮部,25天就拆除了15家非法碼頭泊位和2處廠房,緊接著又關停3家碼頭、1家工業企業,以雷霆手段完成整治任務。


瞄準生態痛點,治山治水治企治人,湖北打出標本兼治“組合拳”,展現非常之舉,擔當好生態大省的特殊責任。


浠水縣兩家企業污染源自動監控數據造假,2人獲罪入刑,兩家企業被罰款1280萬元。對于非法排污,湖北堅持“有案必查、違法必究、涉刑必移”。


多年劣Ⅴ類水質的天門河,實施重拳整治,沿線200多家養殖場已關停,100多處圍網全部拆除,目前水質達到地表水Ⅲ類標準。


去年開始,湖北全面實施森林生態修復、工業污染防治和產業園區綠色改造等“九大行動”,硬招實招迭出:對洪湖、長湖、梁子湖、斧頭湖、汈汊湖的45個圩垸實行永久退垸(田、漁)還湖,2020年前涉重金屬企業數量減少30%……今年起,強力攻堅“廁所革命”、精準滅荒、鄉鎮生活污水處理、城鄉垃圾無害化處理等四大生態工程。


牽住體制機制的“牛鼻子”,湖北率先立法治理水、大氣、土壤污染,全面建立四級“河湖長制”體系,全面推行領導干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


生態大省當有大擔當,湖北應急謀遠,步穩蹄疾,還母親河一江碧水、兩岸青山。


轉自:中國環境網


    A+
來源:中國環境報  發布日期:2018-05-02  所屬分類:新聞聚焦